第三十四章

作者:玉颜佳佳|发布时间:2018-04-20 13:07|字数:16676

圣杰轻倚在海岚先生的身上,听着他在那说他们之间的小故事。

眼前的这个少年是叫陈伟,是被淹没的那个小镇镇长陈宏的儿子,在抗洪的那天松森接到了圣杰的命令以后,打开堤坝来泄洪,那个小镇顷刻间彼岸被淹没了,更是连松森等人也没有直接逃出来一起被困在那里了。也真是在这个时间,松森遇到了陈伟,那会松森因为他拼命的救出几个无辜的百姓,但在力竭的时间,刚好一个很大的浪头打了过来,于是沉入了洪水之中,但是没想到被正逃命的陈伟给救了起来。

陈伟却又恨他打开了堤坝,给他的那小镇带来了毁灭性的大灾难,便想要杀了松森为哪的小镇的那些死去的百姓们报仇雪恨,但是他只是一个会打猎的小孩子又怎么可能是松森的对手呢。

所以他们说一个想要杀人却是杀不了的,另一个呢因为他心里愧疚而想要补尝的,所以就这样的一直纠缠着了,到是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藕断丝连的感觉。

“惨了啊,在刚才啊松森可是答应了把他的命给他的,那该不会很危险的吧。”圣杰问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不用管啦他们自己的事情就让他们去想办法解决去吧。”海岚先生倒是满脸的平淡,通过洪水之中的那些磨难,那陈伟想要松森的命已经不是在想要松森真的去死了吧。

他们正说到这,龙儿带着人拿出出了很多的饭菜然后说道:“来吧,大家都来吃饭啦。”

“恩,现在大家都先吃饭吧,我这一次带龙儿来那可是来让大家一起享受下的,你们开怀的吃吧,要不然的话那可就是辜负了龙儿的这一片用心啦。”

圣杰拿起龙儿准备好了的筷子开始吃了起来,接着又微笑着对龙儿说道:“龙儿,你现在可是比那皇上还要大哦。”

龙儿一听圣杰这样话,那小脸是吓的惨白惨白的,连忙的摇手。赶紧四下的看了一下说道:“陈大人,你的这个话是不可以乱说的,要不然是会被砍头的啊。”

“我没乱说啦,以前不是常常说吃饭可是比皇上还大的吗?现在你是做饭的,你不就已经比皇上还大了。”在说完于是笑了起来。在转头看了下海岚先生,却是很意外的看到了一双大大的白眼,圣杰心中暗暗叹了一下,很显然了他的这种小幽默感是没人一起欣赏的,哎,算啦,他耸了耸肩膀,然后轻张了一下嘴说道:“来吃饭吧,先吃饭,我不说啦。”

陈伟那些人看到这样子的圣杰,都有点呆住,这位陈大人他怎么半点官威都没有啊,却是在他身旁的那个海护卫,在气势上比眼前的这位陈大人是威严多了,但是,在他们心中却是忍不住的生起非常亲切的感觉。

等吃完了饭以后,圣杰和海岚先生带着龙儿告别了众人,然后回到了别苑中。

原本,要是按圣杰的意思那是要将众人都好好的安排一下。但是沙天亮说的一句话话的很对的,他如今住在这个京城中,那可以说危险重重的,一个不小心就将是害人害己的,况且住在这的这些人啊,基本的年龄大部分都是在十几二十几岁之间的,在好好的想了一下,他们以后都将会是自己很好的帮手的,并且在上次的越宁想水灾以后,圣杰于是深切的感受到了他身边可以放心去用的人还真是太少了啊。

还有那沙天亮本就是血煞出身的,在这里让他来管理这些少年锻炼他们也是很好的,以后这些人都将成为他圣杰的左臂右膀,以后再有人来犯,那就有实力跟他们斗了,海岚先生还给他们这些人起了个响亮的队名就叫罚天了,用海岚先生的话说是,现在天即然是有错了,天却不自罚,那么就让人罚他,这些人将是以后的罚天之人。海岚先生更是把他那一身武功身法写成了小册子给了沙天亮,想要让这些人能更早的成长起来能更早的为圣洁所用。

圣杰也是把仇一跟仇二这两个暗卫留了下来,让他俩一起帮那个沙天亮在这训练这些人。

等三个人回到了别苑中,这才刚坐了下来没多一会,宫中于是就来人传过来消息说道:“陈大人皇上在等着招见你。”

圣杰只能暗暗叹到他还真是个劳碌的命啊,便只能让海岚先生帮忙着整理着他的衣服,然后进宫去面圣啦。

在今天皇上的身体很显然的是有点问题的,他脸上青灰色,穿着一件用狐皮做的衣服靠坐了御座之上,见圣杰已经进来来,但是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圣杰。

圣杰在请了安以后,便垂手战在一边。

皇上咳嗽了几下,伸手接过了身边的刘公公给他递过来的药丸一口吞了下去。

这个刘公公他是叫刘意,他是一个一直服饰在皇上的老公公了,他可以算是现在皇上的心腹了。

皇上在吃下了药丸以后,脸上的脸色好了一点了,然后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圣杰。

“你小时间的那些事情,都是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吗?”

“恩,皇上确实是想不起来的。”

圣杰恭身说道。

皇上挥了一下手,然后站了起来,在一边的那个刘公公赶紧的扶住皇上。

“不需要这么的拘束着,我们就当是在拉拉家常话就好,你先跟我来吧。”

皇上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外面走去,圣杰赶紧的跟上来。

先是穿过了回廊,然后走过了御花园以后,圣杰瞧见在一片非常繁华的宫殿里,很是突兀的出现了一片的破损不堪的宫殿。

“眼前的这个便是以前的那个云露宫了。”

“那皇上你为什么不把这里重新修一下呢?”圣杰看了看,说句实在话啊,这个地方的残破实在是太不雅观了,跟旁边的这些宫殿看起来那是太不协调了。

“我重新整理了又能怎么样呢,这里也只会多出一座跟以前那样的宫殿而已,但是联却是常常可以在这里的残破之中找出一些让我非常思念的人,哎,这人呀,当在自己软弱的时间,就会非常的怀念着过去的一些事。”

“哎,皇上啊……”那刘公公站在一边很是担心的叫了声提醒道,他那尖细着的声音现在这残破之中看起来更加的苍凉了。

圣杰不知道现在她该说点什么了,眼前这也许便是那伤感吧。

“好啦,已经没什么了,我们继续走。”皇上淡淡的说道,但他那眼光却仍然很是留恋这个残破的宫殿。

圣杰跟着那皇上再向前走着,马上走到了一座在外表上看去很是古朴的一座宫殿前站住了。

那刘公公便上前来轻敲着殿门,马上那门于是就从里面给打开来了,如今圣杰面前出现的是几个身穿着黑色孝服的公公。

他们见到了皇上赶紧的跪下来请安。

皇上带着圣杰走了进去,刚进大殿中,圣杰于是便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闻到的这股子香味让圣杰感到很是熟悉的,在想了好久以后,圣杰才想起来这个香味基本上都是在灵堂之中才能闻到的。

确实在穿过了两根刻着盘龙地柱子以后,圣杰于是瞧见一幅非常大的皇上画像,在那画像的下面还有很多的的牌位供奉着。在牌位前面跪着个穿着黑色孝服的,年龄大约有四十左右的男人。

“我说五弟啊,你最近过的来好啊。”

圣杰没有想到在眼前这个人是皇族中的人。并且还是现在皇上的五弟弟。

那个男子并没有回过头来,但是很是平淡的说道:“原来是皇上来啦。”随后看了圣杰一眼说道:“这几天总是听到传闻说那个你失散了很多年三儿子回来了,就是他吗?”

“恩,我准备等后天进行雾镜的滴血验证,因此这二天他需要你带着他在这沐浴还要斋戒的,让他焚香祭奠一下祖先。”

“恩,那就让他先留着吧,这可是死人们待着的,那阴气可是非常重的,现在皇上的状况,我看还是赶紧的离去为好。”

真不知道怎么了,圣杰在听到这个男人说话后,一直有一种很是阴深的错觉。

“恩,那么他就先住这了。”皇上在说完后,于是便转身走了,他的那五弟确实没有起来恭送,这还真是很奇怪的关系啊。

“不需要感到很奇怪吗。”那个男人好像是看透了圣杰心中在想什么问道:“你要知道可以来这的人,一直是皇族之人,更不要说这还是放置皇族中牌位的宫殿,要知道死者可是为尊的。”

“但是你却不是已经死了的人呀。”

“恩,我虽然不是已经死了的,可以也那死人没什么关系了。”那个男人长长的发出了一叹息说道,随后叫一旁的公公去准备为圣杰淋浴的浴汤了。

圣杰整个人都泡在了浴汤之中,此时他发现就连这淋浴用的浴汤都充满了那种香味,让他闻着很是头晕的感觉,在想到下面还要他来焚香祭尊那些祖先,圣杰真是忍不住想要冲到外面直喊他不是那个什么太子唐青云,他说一个附身的穿越者啊。

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圣杰只能吃一些清淡的饭菜跟喝点清水,于是便只能跪在了那些牌位的前念着佛咒了。

他在这里度过了艰难的两天以后,在第三天的大清早,圣杰于是被人给带到了那观星台之上。

并且皇族的人全部都到了。

在给皇上施过礼以后。圣杰被带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做的镜子的前面,看到那个镜子中大概有着一种什么光在那里流动着,他便割破了他的手指,圣杰按照提前知道的规矩把手上的血滴到了镜面的之上,在随着那道流动的什么光线,他的血非常快的旋转着,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那个镜面之上了。

紧接着一道很强光闪过,他的那滴血跟那道光很快的融合到了一起,随后的那道光就变成个十分漂亮的彩带,过了很久,又变成了原来的摸样。

“真是恭喜啊,恭喜皇上啊。”此时所有人一起跪下了,都在向那皇上恭喜着,圣杰知道这样就是说自己已经通过了这个雾镜的验证了。

这群人随后又同圣杰施礼说道:“臣等参见三太子。”

而后那个二皇子立轩,还有四皇子立辉他们也都走了过来,这也算是他们兄弟的相认了,现在只有圣杰他笑的很是勉强啊,那是因为在他的心中很清楚的,他自己还是个假的皇子。那个大皇子立诚,圣杰到时没有看到他,他如今可能还在南边的边疆战场上吧。

在雾镜的滴血验证以后,那皇上便马上宣布了,圣杰这个三皇子唐青云还是太子,并且住进东宫里。

但是圣杰差不多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他赶忙的告别了皇上然后出宫了,圣杰很是焦急的直朝着那北南街的别苑跑去,自从那个滴血验证以后,圣杰于是便感到了他的身体中有着一股劲气直想向他的体外冲来,他现在全身就好像是被蚂蚁撕咬一样的疼苦,他的这种疼苦很是像在刑前那天的早晨那般的疼一样的,但是这次确实更加的猛了些,那天在解救以后,圣杰曾经到了地牢中去找跟他一起的那个留着白胡子的老头,很可惜的是,看门狱卒说了那个老头差不多是死了的,被他们给埋了。算是彻底的打断了他探寻那天情形的线索了。

圣杰的眼光越来越觉得模糊不清了,就在他的意识快消失时,圣杰瞧见了一把剑,那是一把在烈火之中燃烧着的剑。

在一间十分阴暗的屋子里。

圣杰正昏迷的坐在一张很大的床之上,他的身上的那些毛孔里密密的流出了一点血丝,现在她整个人在看上来就好像刚从血池中捞出来一样。

在他的背后坐着个全身都穿着衣服包括脸那也是裹在了黑袍中的人,现在他的手按在圣杰的后背之上,全身上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水雾之中,而圣杰的身前还站着那个脸上有十字型刀疤的那个人,他双手拿着那柄红色的龙呤长剑,那柄龙呤剑在剑身上发出的耀眼的红光跟那个黑袍人在身体周围的水雾一起融合到了圣洁的身前,然后慢慢的被圣杰的身体吸收了。

这个样子过了好久,然后那个穿着黑袍的人收功走下了床,还有那个刀疤男子也是拿开了手中的剑然后变得眼里狰狞起来。

“大人,现在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啊?那他是新产生的暗王了吗?”

在看那个黑袍人已经盘腿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之上了,然后摇了摇头说道:“还不算是的,他那身体中的暗元素不知道是什么人给他强行灌输的,要不是不是他运气好,在他的身体中有着一股跟暗元素同源的诅咒存在着,为他消耗掉了一小部份的暗元素带来的的冲击力,他很可能早已经爆体而死了吧,你查清楚了他的身份没?”

“恩,这个本来是叫陈可贵的,但是最近又传出了消息说,他正是那个失散了十二年之久的那个太子唐青云。”

竟然还是太子?那个黑袍人有点吃惊的说道,这么说来这个皇宫里肯定是有他们魔宫的人啦,他很是想去见识下,自从早二十年以前,他们魔宫被迫分裂以后,期中一部份的人创立出如今西越的那个阴日教来,还有另一小部份的人却是成了现在令怙国中的那个百夜门了,然而这百夜门中的门主掌教,现在又是那令怙国中的国师了,他们的势力比起当年的魔宫更是强大了。

还有剩下的那个现在的魔宫了,可是在魔宫的被迫分裂了以后,于是就越来越衰弱了,更甚至暗主跟魔尊也是消失了,那许多的帮中之人都被一些白道的人给屠杀了,破使他只能把魔宫给从明处转到了暗处,他在等待着新的时机来重新发展。

圣杰感到她全身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费劲的睁开了双眼,竟然很茫然还不知道他在那里呢。

然后看到了床边上站着两人都在看着他,其中一个很诡异的把自己裹在黑袍中,还有另一个人这不就是那天他在京城的那个酒楼中遇到的那个很少恐怖的疤面男人吗?

那他们是什么人啊?又为什么会跟自己在这里呢?

那自己如今又是在什么地方呢?这一连串疑问闪过了圣杰的脑中。

“你醒了啊?”那个黑袍人很是平淡的说道。

圣杰点了点头,然后硬撑着从床上坐起来后,使劲的打量了下四周说道:“我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啊?”

“哦,这里是我住的地方,看到你在街道上晕倒了,然后我就把你救来这了。”

“啊,那真是多谢这位兄弟了。”圣杰朝那个疤面的男子抬手施礼道。

“我现在有个疑问,还不知道小兄弟你体内的那些劲气是怎么来的啊,凭小兄弟你的身体来说,这劲气可不会是你小兄弟从小自己给练功得到的吧。”一边的个黑袍人很是不解的问着圣杰。

“劲气,什么劲气啊?”圣杰很是不解的反问着。

“啊,怎么你还不知道吗?”那个黑袍人很是仔细的打量着圣杰,现在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在撒谎啊,于是接着问道:“可是你的身子又为什么会这样啊,你可是要知道啊,要是我们没有很及时的救了你,你现在身体内的那些经脉可能就会承受不住那劲气的冲击力,然后你就会爆裂身亡的。”

“啊,这个啊我也不是太明白的,很有可能说是由于在死牢中一起待着的那个留着白胡子的老头啊……”圣杰皱着眉想到,这也是他很想知道的事情的,还有那个留着白胡子的老头他又为什么会随后死了呢,没办法圣杰便把那个死牢中看到的那个留着白胡子的老头一直到滴血以后发生的身体变化全部都详细的说了出来。

“啊,大人,你说那个白胡子的老人,让会是我们的暗主吗?那样的话……”

“还不能肯定的,但是,如果他真的是我们的暗主,那也不可以轻易的就死去的。”在说完这个黑袍人便转过身问圣杰:“刚才你说他是被那些狱卒给埋葬了,那你知道他被埋在了哪吗,能带我们去吗?”

圣杰点了点头说道:“恩,我问过他们,也是去看过了的,好吧,我如今也就是身子没什么力气,别的倒也没什么事了,那就一起去哪里瞧一瞧吧。”说句实话啊,圣杰他也很想弄明白的,在死牢之中的那天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情况。

“恩,来,你背上着他一起去。”

“不需要了吧,我自己就好的。”圣杰有点小小的尴尬说道。

“好啦,上来吧这样快点。”那个刀疤脸的男子说道,他背对着圣杰,稍微的蹬了一点下来。

圣杰很是无奈,也只能让他背着了。

马上他们三个人就出来城了,然后到了那城外埋葬那老头的地方。

圣杰指着远处一棵大树边上一个小土坡说道:“他就是埋葬在那。”然后圣杰又怀疑说道:“但是这土为什么会有刚刚翻动的样子呢。”

那个黑袍人赶紧的说道:“快,去扒开来看看。”

马上,那个小土坡于是便被那个刀疤男给扒开来,可是在里面却是没又找到任何的尸体,别的东西也是什么都没有找到的。

“啊怎么了这是,他肯定就是埋葬在这的啊,那天哪个狱卒还带我来这里看的啊,看这旁边的树上我那天还做了个记号的啊。”圣杰走到了那树边然后看到那个记号还在那树上。

“只要不是你记错,想必那个老者其实是没有死的,并且他很有可能也是我们在一直寻找的那个暗王的,我觉得很可能是我们的暗王在练那暗魂功法的时间连得入魔了所以才会迷糊吧,再怎么说暗元素是很难炼化的,而且他又是在迷糊的情形下把他的暗元素给传送到了你的体内,所以才会让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的天啊,听到了那个黑袍人解释的话,圣杰是一阵的心惊胆颤啊,说道:“啊,那以后我是不是也要像那个老者那样变得傻傻的啊。”

“肯定会的,因此我刚才费力的去了你一成的暗元素,还是在催动了龙呤剑那强大的剑魄的情况下,才把你身体里的那些暗元素给封在你腹中的丹田内,这也算是你好远了,如果不是在你的身体中有那个诅咒,你可能早就在那一天便爆体身亡了的,而这次便是因为你流血然后催动了那些暗元素的流动,这才使你在街道上昏迷过去。”

原来是这样的啊,圣杰又对那个黑袍人抱歉施个礼说道:“这样啊,那还真是要多谢这位前辈的救命之恩了。”圣杰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人,反正是看对方很像是一个江湖人的,这个称呼反正是不会错的吧。

“不用叫我前辈的……我可不敢当啊。”那个黑袍人平淡的说着,然后一个转身就消失在了圣杰的面前。

哎,这个人啊,他走了也不提前说一下,圣杰看了一下还在身边的那个刀疤男问道:“怎么你还站这啊不一起走啊。”

“恩,我今后就跟着您啦。”

“啊,干嘛要跟着我啊?”圣杰指着他的脸很是疑惑的问着:“那又是为什么啊?”

“对啊,你身体内的那些暗元素是使用这龙呤剑那强大的剑魄进行封印的,所以你不可以走出龙呤剑的控制范围,不然的话暗元素就会冲开封印的啊。”

我说不会吧啊,圣杰暗暗的叫苦道,那现在他的自由这不就是被这龙鸣剑给约束住了啊?

“这样吧我买下这把剑来可以不啊。”

“这把剑可是我们魔宫中的最好的宝贝了,如果是你是暗王的话,不然,你是不够佩戴它的。”那刀疤男很是肯定的说道。

圣杰只能摸了下他的鼻子然后苦笑着,这不就是把剑啊?但是他如今却也正是被把剑给控制住了,没办法啊。

“那一起来吧。”圣杰当先的迈步走着,现在是该回去的啦,哎,肯定又要让他的海岚先生担心了啊。

再说那曹丞相这些天感到心情是十分的烦躁,非常的不爽,十分的恼怒,如果他早知道陈可贵会成为现在的这个样子,他可能早就在越宁县那里,便把他给杀了完事啦,只是这世界上是没有什么能回到过去的,如今,最为重要的就是要堵上那长孙宏的嘴了,再怎么说,他参与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啊,他知道了很多的秘密。

但是对长孙宏,他是不可以去灭口意图掩藏秘密的。

伸手在眼前一挥,随后一个血煞的人就出现了:“你们把那个越宁县师爷给解决了没有?”

“曹大人您放心吧,那个师爷已经在昨天晚上自杀啦。”

“恩。”曹丞相他知道,现在这个越宁县的师爷是不能留他的,不然的话玩意让人给查出了在他背后还有个阴日教的话,那便是要一起牵出很多很多的人的,如今死了确是最好,什么都无从查起了。

“现在你去通知那个长孙宏,去跟他说让他一口咬定是受到了那个师爷给的好处以后才那么做的,我自然有办法保住他的性命的,还有啊,在告诉他一下,他那两个孩子我也是会好好的照看的,不用让他操心的。”

“恩,曹大人,我这就去。”

那个血煞的人一抬手,于是离开办事去了。

等那个血煞的人走了以后,那曹丞相拿出了一本奏折,开始写了起来,这个是他要在明天承报给皇上的奏折。但愿这个事情可以消停下来吧,不然的他真的就麻烦了。

再说那南郡中。

大唐的平南军再一次的打退一波敌军的猛烈进攻。

那个小王爷也是穿着一身的战袍,挺直了腰板端坐一头高头大马上,很是飒爽威风,跟以前那个同圣杰一同逛青楼的小屁孩子已经大不相同了的,以前人人都说这人的变化是十分的快的,且不说这些在战场上长大的人,也是战争算是最可以让人马上变得最大的一条途径了。

在看到了旗倒下阵型散乱的敌军,那小王爷发出了一阵疯狂的大笑,然后对着站在身边的林子说道:“林子,你看啊,要是我们这时间,追到外面,那肯定是可以杀敌人个措手不及的啊。”

“恩”林子一挥手中的长枪说道:“那就让我带人为小王爷打先锋吧,来为您开路去。”

“别,让我们一起打先锋就行,我们一起杀到到外面去,来让敌人看看我们大唐猛将的本事。”在说完于是命人赶紧的打开了城门来,他带着一队人马冲到外面去杀敌去了。

“啊,小王爷啊,你快回来啊,那恐怕是陷井啊。”在一便的军师还没来得及阻拦,可小王爷他们已经奔出了极远了快要看不到了。

“马上,马上去禀报宁王爷啊。”那个军师抓起一边的随从赶紧的说道。

“遵命”

那个卫兵马上去见到了宁王爷。

“来报,刚刚小王爷他带着一队人马开城门追出去了,然后军师让我来报告给宁王爷,城外的敌军很可以有陷阱。”

“你说什么?那个臭小子啊,这才打了一点胜战,现在尾巴就给翘起来了,给我去抓他回来,看我不揍他丫的。”宁王爷听报后,什么都没有说,拿起了旁边放着的长剑,便带上几个护卫清点了一下人马,赶紧朝着城外追去了。

再说那小王爷的那队人马在冲入了乱了阵脚的敌人军队里,那是一阵的勇猛杀敌啊,一直杀的敌人是溃不成军,真是让他们好不痛快,可是马上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不知道什么时间,他只感到了四周一直是敌军,他们自己的人马已经被敌人的军队给分割成了很多的小块了,正在慢慢的让敌军给包围蚕食掉,现在看来他们的形势已经从主动变成了被动防守了,在一边的林子护在小王爷的身前,他浑身已经是鲜血直流了。

“遭了啊,小王爷啊,我们好像是中计了啊。”

“恩,先不管这个了,来我们一起杀到外面去。”

但是不管林子跟小王爷是如何的杀敌,那敌人就是怎么杀都杀不完似的,就像是蜂拥一样的朝着他们冲上来。

就在他们两个感到了绝望的时间,听到了一阵很大的喊杀声从远处传了过去。

“我们的援军到了。”那小王爷跟林子对望一眼有点活下去的希望了。

那些敌军也慢慢的被打退了。

现在小王爷跟林子也是已经冲了出来了,看到宁王爷是骑马抛在了最前面。

但是这现在看起来已经安全的局面让他们麻痹大意了。

那小王爷领着他们残余的一点人马更要跟宁王爷会合之时。

有三支箭自敌军之中一起射了出来,这正是那箭术之中最为历害的一招一弓射三箭,它们是直朝着小王爷跟林子等人的背后射来。

但是那小王爷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危险正在朝着宁王爷他们冲过来。宁王爷是一脸的惊吓,他整个人自他的马背上跃了起来,然后翻坐在了那小王爷骑的马上,用手中的长剑连连的挥舞着,他努力的挡去了射来的二支箭以后,再也挡不住那第三箭了,被那枝箭给射进了体内。

“啊,父王啊……”等看到了宁王爷那被鲜血给染红了的战袍后,那小王爷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大吼。

在大唐的京都中

说那东宫里啊。

圣杰一大早就起床了,他穿好了衣服以后,开始准备去上早朝了,原本的他虽然是太子了,可是啊他根本没有什么权利的,也是不需要上那早朝的,可是昨天那皇上便派人来告诉他了今天早上他必须去上早朝的,这样看来应该是有事情找他的吧。

随后一件温暖的披风从圣杰的身后给他披在了他背上后,圣杰回过头来正瞧见海岚先生那清冷却又很是温柔的眼光。

轻轻的拍了下他放在圣杰肩膀上的那只手,圣杰轻声的说道:“现在时间还很早啊,你怎不在多睡一会儿啊。”

海岚先生摇了摇头,随后转过身绕到圣杰的前面,帮他系好了那披风的衣带整理好。

圣杰忍不住握紧了海岚先生的那双手,他不知道为什么,岚他的这双手为什么一直是冰冰的没有半点温度,岚解释说这可能跟他练的那些内功心法有关吧,但是圣杰总喜爱温着他的那双冰冷的手,从而不让这冰冷一直占据着岚。

“恩,有那个刀疤男跟着你,是不可以能有什么危险的,先前你也说了他的武功非常厉害,你还在担心我什么啊。”圣杰拉着海岚先生的手便朝着外面而去,那个刀疤男人差不多也已经准备妥当车马了。

可是海岚先生还是跟他一起坐上了那马车,看到了海岚先生的执著样子,圣杰也只能感到甜蜜但又很是无奈的看着了,自从上一次他晕倒在了那街道上的事情以后啊,海岚先生就再也不会离开他的身边半步了。无论圣杰再怎么的强调着,怎么解释今后不可能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且不说如今他又多一个刀疤男做保镖啊,可是却是不可以撼动那海岚先生丝毫的执著。

坐着马车走过了中央的大街后,便进了那威武门了,然后停在了重宵殿的前面那广场之上。

他刚要下马车时,于是瞧见二皇子立轩从那另一边马车上走了下来,等瞧见了圣杰于是上前来施礼道:“原来是三弟啊,现在你算适应了没?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就尽管来告诉你二哥我啊。”

圣杰拱了下手说道:“真是多谢轩二哥的关心啦,小弟我感觉还好的。”

“恩,那样就好啊。”立轩笑着说道,如今很多的官员都赶来了,他们都微笑着向立轩和圣杰见礼着,圣杰也只能一一的回礼了,擦,他的那脸皮啊已经僵得都马上没知觉了吧,说句实话啊,在这里的那些官员啊,他们报了那么多的名称跟职位出来,圣杰恐怕是基本没几个记住的。这样看来啊有时间,一定得补习一下了。

他让海岚先生跟那个刀疤男在外面这等着他,圣杰同立轩一起进了那重宵宝殿中,然后文臣跟武将都分列的站好了。

没过多久,那刘公公就用尖哑的嗓子喊道,那皇上已经来了。

穿着一身的皇袍的皇上从内殿中走了出来,然后端坐在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座之上,看着下面的群臣。

此时让圣杰忍不住的想起了那天走到云露殿那片废墟时的情景,虽然皇上的那个位置很高,但是却是非常的孤独寂寞的,这也算是个高处却不胜寒的吧。

圣杰知道各个地方送来的奏折一直是先由那三公也便是那曹丞相他们三个人处理的,在最后在送到那御书房中由皇上审查批阅。然而现在的早朝便是对于那些有不同意见的事情怎么处理,来一起讨论的。

然而今天这早朝讨论的最多的就算那南郡那里的战事了吧,如今敌国对大唐那是垂涎已久了,这也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了。这些年以来大唐内是灾害连连,民不聊生的,现在的国力已经比以前大大的落后了。现在是该打仗呢还是求和便是这些大臣们在讨论的重点了。

在看到了下面这些乱糟糟的大臣们在那争吵,皇上很是不悦的阴沉着脸说道:“你们不要在多说什么了,现在是打还是求和,等宁王爷回京以后,讲清楚了局势以后,我们再分析决定就行。”等说完了又对着站在前排那个曹丞相说道:“你对于太子在那越宁县的一案现在可查清楚了吗?”

“回禀皇上,我已经审问的很清楚了,那案件的具体细节皇上可以问那刑部的管理陶大人他。”

“恩,陶大人啊……”皇上目光转向了那站在中间的那个刑部的大人。

那个陶大人赶紧的出列,然后恭身说道:“回禀皇上,这个事是那个越宁县的师爷所做的,他在跟那个沙府暗地里勾结在一起,这些年以来一直为祸那越宁县的百姓,在沙家的事情败露一后,他害怕自己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也败露出来,于是便贿赂了钦差长孙宏,想要陷害那会的陈大人,恩,也正是如今的太子青云殿下,长孙宏差不多也招认了他受那个师爷的贿赂这件事,我这里已经有供词了。”在说完,那个陶大人从怀中拿出一个奏折交给了皇上。

皇上翻了翻看了下那个奏折以后,皱起了眉头说道:“他一个国家的重臣,现在确是被一个小小的师爷给玩弄欺骗,我倒要想要见一下这个小小的师爷他有什么样的本领。”

皇上的话让那个陶大人是一阵的心惊肉跳,在头上也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然后胆战心惊的又一次走出来说道:“回禀皇上,那个师爷他已经在前天晚上于娜牢中自己自杀了。”

什么自杀了啊?那皇上邹起了眉头死盯着那个陶大人,这死的还真是干净了啊。

那陶大人任由着他头上的那些汗珠流下来,确实不敢去檫掉的,现在在整个的大殿中已经静得能够听到他那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的声音了。过了好久,那皇上发出了一声的冷哼说道:“哼,死了也好啊啊,也算他该死,但是我还是希望将来这样的犯人他们畏罪而自杀的可以少一点啊。好了退朝吧。”

那皇上在心中压下了一股非常大的怒意,哼,现在怎么就会这么的巧的自杀了呢,再说了这人啊真是想要自杀了事的话那又怎么会等到了被关进了大牢的时间再去自杀呢,他现在做为皇上,是常常要从那最大的利益来考虑的,因此常常也不能细细的追究他们的,就像这一次啊,很显然的这里面肯定会有内情的,说那一个大臣啊,他什么时间捞不着钱啊,那会受到一个小小的师爷的贿赂吗,这真是搞笑啊,但是啊如今国家正在这危难之时,他不可以深究的啊,不然的话牵连出的人就太多了,那样的结果是现在的大唐绝对不能发生的。

在叹了一口气以后,在临下朝时又是转过了身体了那些诚恐的大臣们一眼,看他们的脸上是那么的恭顺啊,可是在骨子中呢,恐怕现在是都在算计着自己的那点小阴谋吧。

“青云,来你跟着我一起去御书房中。”皇上对着圣杰说道。

“恩”圣杰微微的一愣,但是仍紧紧紧的跟着那皇上的脚步走出了众臣们的视线里。

随后留下了这些大臣们在交头接耳的讨论着什么。

立轩也是一脸阴暗的看着那离去圣杰的背影想着什么。

在跟着皇上一同在那御书房中待了好久的,圣杰也没有做什么事情,仅仅是在一旁看着一些奏折,不过倒也是了解到了很多朝中的情况。

“恩好啦今天就好了吧,你现在先你那里吧,将来每天的早朝以后,你都要跟我来这御书房中,帮着我看奏折知道了吗?”

“恩。”圣杰请了安以后,便退出来往回走。

等走出了重宵殿以后,于是一眼便瞧见那刀疤男人站在那马车的旁边。

“海护卫他人哪去了?”圣杰没瞧见海岚先生,忍不住的问着。

“海护卫他的大哥刚刚来过。”丑儿还是很冰冷的说道。

海岚先生的大哥来过?海岚先生跟在他的身边多久了啊,他还从来都没见过那海家有人来找过他的,并且对于他家中的人,海岚先生也是很少说到的,可是从海岚先生偶尔的交谈之中,圣杰是知道的,海岚先生同他家中的人关系可能不是太好的。

海岚先生的大哥来找海岚先生有事情?

“好吧,那我们现在就先回那东宫吧。”圣杰对那刀疤男人说道。

在那龙门客栈中

海岚先生很是淡然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男子。

海剑宇,海家的大公子,同样的也是他的哥哥,但是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们来找自己这他们都不想提到的魔星呢。

“在下个月就是父亲他的寿辰了,难道你不想回去一下吗?”海剑宇满脸平静着说道。

“我回去吗,难道你们想要我回去了吗?你们不是永远就希望着我不要在回海家了吗?”海岚先生的话语之中透露出了一种难言的苦涩感。

“没,现在父亲想让你可以回去了,无论怎样来说,在你的身上还是流着海家的鲜血的,且不说下个月也正是那武林中人在我们山庄中招开会议的时间,等那时父亲是想要把你给介绍到那些武林人士认识一下的,现在是你需要回家的时间啦。”

“我回家的时间?”海岚先生喃喃的说道,虽然这两字看起来很普通的,但是却也是他以前的梦想啊,如今却又是这样简单的要他回去了。

海岚先生不信的说道:“你们没有得到宁王爷他的点头,就想让我回去,那么你们就不怕惹到了宁王爷吗?”

海剑宇随后发出了一声叹息说:“当然怕啊,但是宁王爷如今在也管不了什么了,这回,我来找你啊,还有变是想要通知你的,宁王爷他已经死了,他为了救小王爷,已经战死在沙场上了,那丧报我想就会在这两天之内便要到达这京城了吧,这可能是一个作为将军最好的死法了吧。”

宁王爷死了?通道了这消息他感到太震惊了,宁王爷在他的想象中几乎就相当于一个不可以死了的强者啊。

“这个确实是的。”在看着海岚先生那震惊的摸样后,还剑宇很是肯定的又说了一次:“现在我们海家的强大靠山也是倒了的,在接下来可不可以保得住这武林中第一山庄的名声,于是便要靠着我们的努力了,这一次的武林会议可能正是武林中药从新建立势力的时间了。”

在看了他眼前的这个一直在自言自语的大哥一眼,海岚先生随后有一种想要大笑的欲望,笑他的傻,笑他的痴。

那亲情确实对他永远都是最奢侈的啊。

现在他们想要的根本就不是他这个三弟的,根本就不是想要个儿子的,他们是想要一个可以打得过所有武林人士,然后保住他们山庄在武林中第一庄这个名头的保镖,他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海岚先生冷笑着摇了摇他的头说道:“算了,现在我不可以回去的。”

“难道是为了你如今身边那什么太子吗,现在你还是那么痴心的啊,难道你想像你那个无知的娘那样子吗。”海剑宇的眼中闪着一点点的不屑说道。

紧接着一股强烈的气劲朝着他袭了过来,非常寻速地过了几招之后,海岚先生的手指掐住了那海剑宇地脖子说道:“我不准你说什么侮辱我那死去的娘亲的话。”

“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好像是正好让我说中你那些痛处了吧,你这样的对他,那么他可有给过你什么答复吗,并且,他就算是有什么承诺给你又能怎样呢,你们可都是男人啊,现在他更是那太子了,你要知道啊那些皇家人更加是无情的,难道你还真的相信了他不会把你给抛弃吗?”

海剑宇很是冷笑的说道:“现在你下手吧,我确是很想看看啊,你会不会在先克死那自己的娘亲以后又要杀死自己的哥哥呢。”

“你给我滚”海岚先生大叫道。

在看着那海剑宇转身离去了,海岚先生仍绷紧着他的全身,估计那个人还不走的话,他想他真的能杀了他的吧,就算是让他负上了杀兄的罪名。

第十章

在二皇子的府中

立轩阴沉着他的那张脸,现在父皇难道让那个不知道那里来的这个三弟天天到他的御书房中处理一些政事吗,这样说就是真的要让这个什么太子来继承他的皇位了吗?

如今差不多有许多的见利忘义的大臣开始为他的这个三弟说好话了,现在他做出再多的政绩又有什么用呢,到最后来决定谁能坐上皇位的还是要看那皇上跟他的最后那道圣旨的啊,现在要他来放弃他这么久以来精心经营的势力,他真是不甘心的啊,都说那皇家是无父子的同样也是无兄弟的啊,现在他的前途即然有了阻碍了,那么他就要扫清出来。

在想到了这,那立轩忍不住的一捶旁边的桌子想到,你也不要怪我对你心狠手辣了,要怪啊只能怪你偏偏要活过来呢。

也就正这个时后,那宇天放手中拿着个很小的竹筒匆忙的跑了进来到了他的身边。

“二皇子,刚刚鹰鹞带来的信息,情您先看一下。”在说完了抽出了那个小筒中的那一小截信条。

立轩在打开来一看后,顿时很是心惊,宁王爷他竟然战死了啊,如今的南郡那是人心不安了啊,敌国的人很可能又要来这第三次大规模的战役了,在前面的两次都是勉强打退了,那么这一次的呢。

“赶快的,去把那孔先生帮我请过来。”立轩一脸的严肃说道。

没过多久,那孔书韵便来了,在接过了那纸条看了一看以后,随后问道:“现在二皇子准备怎么做呢?”

立轩在他的书房中来回的走着,随后抬起了头,他两眼中闪着非常激动的光芒说道:“那平南军从来都是由那宁王爷控制的,他们并不受到朝廷的制约,现在我们正是去接收那平南军最好的时间。”

那孔书韵一直低着他的头,在想了好一会儿说道:“这样二皇子的意思就是要去那南郡了啊?”

“那,孔先生你有什么看法吗?”在看到了那孔书韵很是不想的样子来。立轩沉声说道。

“是的,我是有不一样的想法,宁王爷虽然死了,但是他的余威还是在的,且不说还有那杨开跟渡俞天这两个大将在他的军中,他们的地位是不可摇动的,尽管杨开如今在那越宁县的边境,可是还有个大将渡俞天在啊,此一番的战事,敌国的力量非常的强横,这大唐的败数是远远地超过了胜数的,二皇子你如今前去的话,一个弄不好啊,便会被卷进那乱局之中那就不好脱身了啊,等到了那时你在后悔也就晚了的,还有啊,如今的朝中那是战还是和都在争论着,那么此次宁王爷的战死,那些主和的人必然是会大举进攻的,在现在朝局不是很清楚的情况之下,你离开了京城,那万一在有点什么事情,那可就来不及了。”

在听到了孔书韵这么的一解释,立轩感到了自己确实是心有点急了啊,随后又听到那个孔书韵谁道:“二皇子啊不如果举荐那个三皇子唐青云去的话,那个南郡的主将刚死,很需要能有个人来振奋那些士兵的士气的,而这个人就是这新的太子最好了,再说太子这一走,那朝局肯定会回复之前以二皇子为首的行势,还有那个四皇子他虽然有去多清官的拥护,但是他毕竟只有十四岁的,是不可以参政的,现在仅剩下梅南宇他一个人,那是孤掌也难鸣的,那又怎么跟二皇子来争夺呢。”

“恩,就就依照先生你的这个计策,等明天早朝的时间,我就向父皇来提出这个。”

“别,这个事情不需要二皇子来提起的,二皇子只需要来促成就可以了的。”

立轩和那个孔书韵对视了一眼笑了,确实,宁王爷出事了,现在最想要去那南郡的恐怕就是这个新的太子唐青云吧,宁王爷可以算是他现在唯一的助力啊,现在他的靠山没了,他怎么会有不去瞧一瞧的道理啊。

圣杰回到了东宫以后,没瞧见海岚先生却是很意外的瞧见了松森跟金叶这些人,并且看他们是满脸的悲伤摸样,圣杰很是疑问的想着,他们现在不是该在训练越宁县洪水后活下来的孤儿吗?

“你们怎么了啊,感觉像是那天要塌下来了似的。”圣杰问着。

“恩,王爷他去了……”松森低沉着声音说道。

圣杰知道松森等人现在说的这个王爷便是宁王爷,这宁王爷去了,那去那了呢,圣杰一时的还没有想明白,等过了好一会后他才明白了过来说道:“什么,你们说什么……宁王爷他竟然死了啊?”

看到松森等人很是肯定的答复。

这怎么会呢,宁王爷那样身份的人也可能轻易的死去吗,随后又是哑然的自嘲着想到,只要是人都是会死的啊,但是宁王爷的死确实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想想啊,在从刚开始那会认识宁王爷,宁王爷在他的想想中于是便是一个强者了,大概是一个不会被打败的强者的啊,而如今这个所谓的强者确是倒下去了,还是永远那种。

尽管在一开始的时间因为海岚先生的事情,对于这个宁王爷他有点恨但是又是没办法的,但是随着很多事情的一件件发展,他对于宁王爷却是有了种亲人的感觉了,虽然那宁王爷尽管什么也没有说,可是圣杰可以很清楚的感到的,宁王爷正是用一个亲人的态度,在或者更加确切来说,宁王爷是以他的长辈的心态在关爱着他的,在保护他的,尽管宁王爷心中真正是要关心的,还有保护着的是死去的那个陈可贵,但是在真么说,他圣杰是个得到了好处的啊。

“那如今南郡那里的局势怎么样了,还有啊小王爷他怎么样了?”

松森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我们还无法弄清楚确切的情形。”

也对的啊,现在不是他以前的那个信息传递非常发达的世界了,可以及早的知道宁王爷的死讯已经差不多是很好的了,现在具体的状况当然是得到了那南郡才能有所了解了。

圣杰想要去南郡了,宁王爷为了保住他,然后奔波这么远赶回来,那么现在回报他,他怎么可以忍下心不管呢,还有那个小王爷啊,宁王爷这一去,他于是便成了个孤儿啊,听海岚先生说,那小王爷他的母亲还在他出生那会便难产死去了啊,而宁王爷他喜好男色的,从那后于是便没有想要在娶妻妾了,这样说来,如今他是那小王爷仅剩下的亲人了。

且不说,如今大唐正跟敌国打得正激烈啊,宁王爷战死了,那朝廷是一定会派人去南郡的了,那么现在自己能不能提出来一同前往那南郡呢?

他暗自在那里猜想着。

却是听到了外面传出来惊呼声:“还护卫,你小心啊。”

海岚先生,他出了什么事情吗?圣杰赶紧冲到外面,却瞧见一个随从扶着看起来走不正的海岚先生走过来了,他人还没到这,但那酒气确实已经传了过来。

我的天啊,海岚先生从来还没有这样的失态过啊,圣杰上前一把搀扶住了那个向着自己扑过来的海岚先生。赶紧的吩咐人去烧醒酒茶去了。

随从把茶给端了上来以后,圣杰接住了,喂给海岚先生喝下,但不想那海岚先生一手把茶给打翻到了地上,然后睁开他那迷蒙的双眼,瞧见了圣杰,竟然伸手揪过了他的衣领。

“你说你会离开我不?”

“不可以……”圣杰轻声的说道,然后又接过了一杯的醒酒茶来,然后送到了海岚先生的唇间要喂他。

“你胡说啊。”海岚先生一摆头说道:“娘亲也是这么说的她说要陪着我的,可是呢她却没有陪我自己走了。”

看到了再一次的打翻了醒酒茶的海岚先生,圣杰一阵的苦笑,他没有想到海岚先生也是有这种任性跟孩子气这样的时间啊,但是啊这样的海岚先生却是更让他忍不住去心疼了,也只有在此时这样啊,海岚先生才会把他心中的那些苦楚给表达出来的啊。

“不可以的,放心吧我会一直陪着我的岚的。”

“你骗人啊,一直是骗我的,现在你是个太子了啊,你又怎么来向我保证以后呢。”海岚先生猛然的推开了圣杰的手,他两眼竟然变得赤红的了,那全身的劲气也是放了出来,然后扬起了手中的那些银发,在映上他那双赤红的眼光,现在就想是地狱中杀人魔王一样。

在听到了一阵打破的碎裂声之后,还有周围的那些木制的家具也是因为经受不了那些劲力的挤压,都碎裂了开来。

那个刀疤男赶紧的运起功来护住了圣杰,将圣杰护在了安全的气罩中,松森等高手也在海岚先生的气劲之下竟是看起来有点抵抗不住了。

岚他倒底是怎么了啊,怎么会这样的失控呢,不可以,再这样下去的话,岚他会伤到他自己的啊。

现在在那刀疤男的帮助之下,圣杰他顶着那海岚先生散发出来的强烈的起劲,他紧紧的抱住了海岚先生:“我的岚啊,你先放松点好吧,睁开眼看看啊我是你的杰啊,你放松一点,我现在不就一直在你这里吗?你放松一点……我不可以离开你的,绝对不可以,你听我说啊……”圣杰在他的耳边不听的说着。

在他的低语之中,海岚先生慢慢的平静了一点,他现在整个人软倒在了圣杰的怀中。还在那低声的说着:“真是温暖啊,也正是这个温暖的怀抱才让我沉迷啊。”

“我的岚啊,你好点了没?”圣杰担心的问着。

海岚先生摇了摇头后,看了看圣杰,然后淡淡的说道:“我已经没事啦,只是心魔罢了。”

见到海岚先生不想多说什么,圣杰只能紧紧的把他抱在怀中,还真是让他心疼的啊。

“宁王爷他死了”海岚先生低低的说道。

“恩,我已经知道了的。”

“现在你很想去那南郡的吧。”

圣杰再次点了点头,这个最了解他的还是海岚先生啊。

“恩,现在不管你到了哪去,我反正是要一直跟在你的身边的。”海岚先生还是淡淡的说道。

圣杰扶着海岚先生,然后面对面互相看着,随后露出一点点很是慵懒的微笑:“呵呵,你就算是想走,那我也不会同意的,我可是是超级的跟屁虫哦,一定紧抱着岚是不会松开你的。”

明日的早朝,圣杰提到外面的那南郡去,皇上虽然不愿意,但是在群臣中是一片的支持之声,都是认为太子去了南郡,那是可以很好的鼓舞南郡的那些将士们的士气的,在最后总算是同意圣杰去了。

那南郡算是大唐最南边境的一个小城池了,他正好坐落在了那非常有名的尼日加拉大峡谷那里,那里可以说便是大唐的咽喉啊,也正是所有兵家们的必争的地方。

圣杰这些人是一路南的行,他们遇到了很多四处逃难的百姓,越是接近这南郡的时间遇到的也越是多了,逃难的人更举家搬迁啊,都很是茫然。

百姓们都传言说,敌国已经打过来啦。

见到了这样的情形,圣杰等人那是更加的担忧了,便日夜的兼程着,马上,那南郡便远远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光中了。

圣杰等人知道这次事情十分的危险,但是有些事情就算是知道危险也要做!

他们坚定的想着前面行进着,整个人异常的坚定和不畏惧。

最后一次,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他们就会这样告诉自己。

最后一次,是冗长过去的句点,也是迷茫未来的起点。

圣杰微微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吼着朝着前面飞奔过去,身后的人们都骑士高涨的冲了过去,大家带着激情和决心,朝着未来的光明冲去,没有犹豫和疑惑!

未来的路很长,新的故事将会在成功之后逐渐的传诵开来,成为不朽的传奇,直到最后一次……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images/dashang/nan/1.png

(0)

/images/dashang/nan/2.png

(0)

/images/dashang/nan/3.png

(0)

/images/dashang/nan/4.png

(0)

/images/dashang/nan/5.png

(0)

/images/dashang/nan/6.png

(0)

数量: 相当于100书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