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她没有杀人

作者:江上雨|发布时间:2018-06-07 14:52|字数:1404

夜色渐浓,一个衣装奢华的女人双膝着地,跪在一块墓碑前。即使这样卑微的举止,她的身上仍然透着几分傲气。

暴雨裹挟着狂风,毫不留情的朝她倾泻而去。

程一瑾浑身已经湿透了,紧贴的衣衫显露她凹凸有致的身姿,雨水顺着额前的发丝,滴落在她浓密的睫毛上,她下意识的眨眼,再抬眸,眼里仍是倔犟。

她没有杀人。

“嗒嗒嗒――”

雨声里混合着皮鞋踩地的声音,越来越紧。

程一瑾满是期待的望过去,冻得僵硬的双腿正要站直,却听到一声严厉的呵斥――

“谁让你站起来的?”

咬住嘴唇,强忍着寒冷与双腿的麻木,再次跪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曼曼的死跟我无关,她是我最好的闺蜜,我怎么可能害死她!?”精致的眉头紧蹙,程一瑾解释着。

男人西装革履,修长的手举着一把黑伞,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傲与阴鸷咄咄逼人。

凭着傲人的身高,男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睥睨着她,语气里满是嘲讽:“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曼曼死时我有不在场的证明!祁泽言,你信我一次!”

慕曼一死,她就成了所有人眼里的凶手。

程一瑾已经不求被他人信任了,她只求眼前这个男人,能够相信她。

“证明?你是指它?”祁泽言面如沉水,薄唇里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说完,从西装裤袋里掏出一部手机,将雪亮的屏幕放在程一瑾面前,她只觉得光线刺眼,下意识的想要去拿手机看清上面的短信。

祁泽言却蓦地收了回来,“你这样肮脏的一双手,有什么资格碰慕曼的手机?”

肮脏……

字字句句,落在程一瑾的心上,就像是一把锋利的钝刀,在来来回回的剜割。

“这部手机里的最后一个联系人就是你,短信的内容,你应该记得吧?”

一瑾,这是什么地方,我好害怕,你能不能快点过来……

这条短信,原本是她作为不在场的证明,现在却成了祁泽言眼里她作为凶手的物证?

“不!这只是曼曼在向我求助,祁泽言,你要信我,我真的没有……”

“闭嘴!”又是一声冷斥,“慕曼尸骨未寒,你在她碑前胡诌八扯,我怕她听了委屈。”

说到后面,男人的眉眼间不自觉的隐隐透出几怜惜与爱意。

待祁泽言凝神片刻后,再次把凶狠冰冷的目光移向了她,“慕曼是我的女人。程一瑾,你用那样恶毒的手段害死她,余生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心在无声的滴血,程一瑾勾唇,自嘲的笑了笑。

眼前这个她痴缠多年的男人,如今把所有狠毒的话和冤屈的罪名都施加在了她的身上……

耳旁传来的一声冷哼,以及作势要离开的脚步声,将程一瑾从万念俱灰中拉了回来。

眼急之下,她伸手拉住了男人的衣角,“祁泽言,我真的,真的没有害死她!你要怎样才能相信――啊!”

男人一脚狠狠踹在了她柔软的腹部,程一瑾忍不住叫出了声,火辣辣的疼痛感迫使她皱紧眉头,下意识的捂住小腹。

他这一踹,丝毫不留余力。便足以见得,他对程一瑾是多么的怨恨!

“疼吗?”

此时程一瑾已经痛得眼前发黑,意识也有些模糊。因此,这极具磁性的低沉男嗓音落入她的耳畔,像是关怀一般。

但不等程一瑾回话,一道冰冷的怒吼就碾碎了她所有的希望――

“可当时慕曼所忍受的疼痛,比你现在多千倍万倍!”

原来,他只是在心痛他的慕曼。

拖着狼狈不堪的身心,程一瑾用颤抖的声音说:“祁泽言,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你讲清楚,行吗……”

眼里分明有着不可受屈的清高,但此时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又带了一丝卑微的意味。

她是程家千金,高傲偏执,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除了他。

见他迟迟不发话,程一瑾用膝盖摩擦着地面往前,再次低声喊道:“祁泽言……”

“磕够一百个头。”祁泽言挺拔的站立着,像是神祗般发出了一道不可违抗的命令。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images/dashang/nan/1.png

(0)

/images/dashang/nan/2.png

(0)

/images/dashang/nan/3.png

(0)

/images/dashang/nan/4.png

(0)

/images/dashang/nan/5.png

(0)

/images/dashang/nan/6.png

(0)

数量: 相当于100书币 去充值>>
赠言: